行云陌上

开学长弧

【伞修】无心栽柳10

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黑夜了。

叶修望向身旁。苏沐秋正安静地睡着。前者犹豫了下,终究伸出了手,轻轻抚上后者拧着的眉头。

叶修自认为不算是敏感的人,但近几天他人的怪异令他不得不去在意。疑点太多,所有一切都是谜团,而他必须去解开。

“后果自负”可不是开玩笑的。尤其这一句话,还是从他最熟悉、最亲近的苏沐秋嘴里讲出。

到底、发生了什么?

叶修叹了口气,深深的觉得麻烦。

“叶修……”苏沐秋轻声道。

叶修抬眼,“怎么啦?”

他的语气就像是在哄一个小孩。苏沐秋不禁抖了抖。

不会是傻了吧?

苏沐秋是这么想的,他也说了出来。

“晕傻了啊?”

叶修愣了愣,“……呸呸,别诅咒我啊。”

“说笑的呢。”苏沐秋笑,“话说,我有句话想对你说。”

【伞修】无心栽柳9

前文请戳头像或tag。谢谢各位小天使。

正文↓

“叶!修!这一题你来解!”

理化老师怒气冲冲地指向打瞌睡的叶修,后者懒懒的抬了眼,拖着沉重的脚步上台。

写下最后一个字,叶修才又打了个呵欠,收到了老师的怒瞪一枚。他没多做回应,只觉得全身都要散架——这几天总做相同的梦,醒来时就跟没休息没两样,无奈之下,只好上下课都在补眠。

被叫起已经不是一次二次的事,时间久了,恐怕老师也会开始关注他。

必须快点解决呢。不过……

突如其来的疼痛打散思绪,叶修吃力的睁开眼。

“叶……秋……?苏……”

苏沐秋疑惑地望向他,叶修有些狼狈的捂住头,有什么叫嚣着冲出——

“沐……”

苏沐秋凑近,担忧的摸了摸叶修的额头,却被后者激动的拍开。

“……橙……”

苏沐橙是谁?叶秋又是——

恍然间,他又踏入了那个“梦境”。他听见“苏沐秋”说——

说——

薄唇翻动着,却只是不停的喊着两个名字——

【伞修】无心栽柳8

前文请戳头像或tag。谢谢各位小天使。

※此章有点严肃。

正文↓

苏沐秋睁开眼。

眼前是漆黑一片,青年却似对此了若指掌,熟悉的踏着墨黑磁砖往某个方向前行。寂静的空间被脚步声填满,反而更添诡谲。

危机像是会从四面八方袭来,恐惧与无力在纯黑世界里并不少见。

滴答的水声从身后响起,他没有回头,却止住了前行。

似乎是走到了正确的位置,青年的面前倏地显现一格格蜂窝形的立体块——苏沐秋抬手,猛地捉住其中泛红光的晶块,随后施加力量,试图将其毁碎。

晶块亮了亮,苏沐秋顿了顿,手微微卸力。橙红色的细沙散溢,纯黑被无情地撕裂,光亮笼罩整个空间。

细沙渐渐凝聚,聚成一个人影——是叶修。

十五岁的叶修尚稚嫩,就如同当时自己遇到的——就可惜即使是那时候的他,嘴巴也是满满的嘲讽。

苏沐秋想着,不禁勾起了个微笑。

“叶修。”苏沐秋抬手,带着薄茧的双手抚上叶修的脸庞。叶修一脸迷惘,右手下意识地伸出,待碰到苏沐秋的手时却又猛地收回——奇异的恐惧使他微微颤抖,又矛盾的没有闪避。

褐发青年短促地笑了下,在叶修疑惑的眼神里恢复温和的微笑。

“叶修。”苏沐秋说,“我没有多少时间细讲,你只要记得两个名字就好。”

“不,不。”叶修摇头,“你是谁?”

你是谁?

为什么跟沐秋长的那么像?

橙亮的空间逐渐崩毁,苏沐秋的语调倒仍旧不急不缓,“这不急,你很快就会知道了。”

也必须很快知道。

【伞修】无心栽柳7

前文请戳头像或tag。谢谢各位小天使。

※略有虐,但仍是甜文。

※这章特别严肃。

正文↓

叶秋垂头,手指轻轻在书页上摩娑。斑黄的纸与散开的墨痕显示出书的陈旧,点点墨迹似是被泪晕染开。寂静的书房内只馀一盏残灯,他倒也不在意。心绪辗转,最终不过化为一声叹息。

他张了张嘴,吐出的却是气音。

“叶……”

戛然而止。


“这是第几天了?”苏沐橙紧撺着手,多日未能休息使她的黑眼圈浓厚,眼底的担忧几乎要随着眼泪溢出。然而她没有哭,只拚命的将眼中泪水藏住。

她不想让叶修和哥哥担心。即使想哭,也要坚强起来。

她已经不是那个能在哥哥与叶修身后跑龙套的小女孩了。

“……第十五天了。”喻文州安抚地笑了笑,却无法掩盖住精神上的疲惫。国家队的队员都沉默着。跟叶修特别好的几个眼眶也带了湿意。

寂静蔓延,夏天艳阳高照,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。

这是第十五天,叶修还没醒来。

【伞修】无心栽柳6

前文戳头像。谢谢各位小天使。

※欢迎指出bug。

※其实不是校园恋爱戏剧。至于正剧已经开始了。

※有喻黄出没。

正文↓

食堂的吃食意外的不错。叶修刚呈了一勺,转个身的时间便被黄少天抢走一半。无奈的耸耸肩,朝喻文州那儿叫了声:“诶文州啊,管好你家少天!”

话刚讲完他就察觉不对,对面两人倒似乎没感觉。黄少天指着叶修大笑:“哈哈哈哈哈老叶你呆愣着作啥呀,难不成是不想吃?诶这个肉片很不错啊既然不想吃我就勉为其难帮你吃了啊。不用感谢了大恩不言谢嘛……”

“吵死你。”叶修眼疾手快的抢了勺糖醋排骨。

“哎哎老叶!奸诈狡猾老狐狸啊你!!”黄少天急忙护住自己的餐盘,“抢别人的算什么!来PKPKPKPKPKPKPKPK啊!”

叶修的手顿了一瞬,随后又像没事似的继续抢劫大业。

“诶少天啊,这不是怕你吃不完吗?”

“就是给队长吃也不会给你的!!!”黄少天哼哼两声,“所以叶不羞束手就擒吧你!!”

苏沐秋侧头顺手也抢了一勺,换来黄少天大声的嚷嚷:“老苏你怎么也帮叶不羞!!你俩狗男男还要不要脸了!”

“……少天。”喻文州微笑。

【伞修】无心栽柳5

前文戳头像。谢谢各位小天使。

※欢迎指出bug。

※本篇含喻黄,不适者请勿下翻。

※有线索。

※"无心栽柳"无误,这是有寓意的。

※表白各位太太!

正文↓

喻文州敲了敲门。慵懒的男音从里头传出,是叶修。

“哪位啊?请进请进。”

“是我。”喻文州推开门,低声道:“打扰了。”

“是文州啊?稀客呢。”叶修挑眉,“有什么事儿?没事我就去抢BOSS了啊。”

“前几日的班会表单还未签名。”

叶修点头,拿出黑笔随意的签了"叶"字。而后抬眼,语气懒散。

“还有什么事?”

喻文州笑笑,也没多作掩饰。他回道:“前辈难道不清楚吗?”

“来质问的啊?”叶修半开玩笑的说。

“说笑了。”喻文州仍旧温温和和的样子,“我此番前来,不过是想与你谈谈……少天的事。”

叶修应了一声,洁白精致的手转了转笔,“你知我知,有什么好谈的?”

喻文州轻笑。

他并非不清楚对方的心思。他们手中握有的线索,都是彼此所需的。尽管不着急,但能够迅速地解决,有何不可?

意外的是,叶修拒绝了。

“真不知是当局者迷,还是旁观者清。”喻文州笑笑,语气却不似方才那般温润。

“都有吧?”叶修倒浑不在意,“别忘了啊,你也是。”

你也是当局者啊。

【伞修】无心栽柳4

前文请戳头像。谢谢各位小天使。

※欢迎指出bug。

※基本上是一天一小段,有粉丝或评论可能会增加。

※目前初三,欢迎勾搭。

※表白各位太太!

正文↓

“叶修?”

苏沐秋疑惑地在叶修眼前晃了晃手,叶修回过神,不动声色的拉开距离。前者皱了皱眉,问道:“你怎么了?最近总是心不在焉……”连抢BOSS的时候都是。

“大概是熬夜太晚睡吧?”叶修打了个呵欠,“小问题而已——啊?”

厚实的臂膀困住了行动,苏沐秋凑近了叶修,额头对着额头,温热的呼吸再度打在叶修面上。

他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,双眼微微睁大,眼睁睁地看着苏沐秋迅速地退了几步。后者满意的点了点头,“嗯,没发烧。”

叶修一脸懵逼。

你有本事撩有本事亲啊!

小爷我让你靠那么近还不把握机会!

纵使叶修内心波涛汹涌,表面上仍然淡定如旧,“我看你才是发烧了啊。”语毕,还煞有其事的摇头叹息。

也因此,他没看见苏沐秋红的滴血的耳朵。

【伞修】无心栽柳3

前文戳头像。谢谢各位小天使。

正文↓

“嘿老叶,被选上的感觉怎么样啊?”

“啊?”

叶修愣了愣,显然还未从方才的回忆里回神。他挪了挪椅子,“怎么?”

魏琛勾着叶修的肩,嘿嘿一笑,“大队接力啊!”

“等等,我什么时候同意了?”叶修嫌弃地拍开魏琛的手。

喻文州正巧经过,笑了笑,道:“导师刚才讲的,全班都同意呢。”

“……要做好心里准备啊,大概会最后一名?”叶修摆了摆手,“你也不是不知道,运动这种东西,总是需要一定的天赋。虽然哥荣耀很强,运动方面还是……”

叶修眨了眨眼,朝喻文州投去一个"你知道的"的眼神。

“没事没事,这也是实力的一种嘛。”

叶修转头,果然见苏沐秋笑嘻嘻地走来。少年的薄唇轻启,嘴角有若有似无的笑意。

叶修不禁咽了咽口水,难得的有些紧张。

太近了。他看见苏沐秋倾身,吐息喷在他的面上,双眼里只有他一人。苏沐秋似乎在说什么,但他一个字都听不见。

太近了,太近了。近到他彷佛能听见彼此的心跳——

“叶修?”

叶修猛然回神。

【伞修】无心栽柳1

叶修紧握着手中的接力棒,体力已然所剩无几,眼前的景象在艳阳的照射下竟似蒙上了层纱。

快了……快到了……

苏沐秋挥着手朝他大叫,强劲的风却无情地打散,落入耳中的话语被撕成片片。叶修喘着气,大脑已无法思考。

苏沐秋讲了什么?快点?加油?

听不见。

四肢酸软,身体像是担了重荷,脚也彷佛绑了铅般,每一步都耗费了极大的力气。

肌肉快要爆炸,身体也叫嚣着罢工。但是不行。

快要到了——

距离苏沐秋不到五米时,他听见了。

棕褐色的发被阳光照亮,少年沐浴在一片金光中。

他说,叶修——

叶修奋力将接力棒送入苏沐秋手里,而后便是一片黑涌来。

叶修闭上眼,等待疼痛袭来。